她从二手商店买了个机器人回家。


  

“机器人”这个代称其实十分狭隘。

她没文化,感受不到。

她赶上了一场大淘汰,被科技甩在时代身后,永远过着上个世纪的生活。

她之所以买这个机器人,是因为她觉得这个机器人很像她从前喜欢的女孩。


  

那女孩的母亲出了车祸,她由她的继父抚养。那是个科学家。

后来那女孩自杀了。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机器人,依恋地喊了那女孩的小名。这是她从前一直渴望的。

机器人因此启动了。


  

两周后,该市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一名老人被捅死在家中。

这种杀人方式在二十二世纪就销声匿迹了。

媒体称之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恨。”


  

警察问她为什么杀人。

她没有说话。


  

当她喊了女孩的小名时,机器人掀开了自己的裙摆。


  

她记得那天放学,女孩儿迟迟不走。

她脸红着和女孩搭话,问她为什么不走。
女孩低着头说:“我不想回家。”


评论(100)
热度(2074)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山中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