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受@mnn. 所托



随便坐,我去帮你找条新毛巾。蒙德立在昏暗的玄关里,望着亚菲特走进更加幽暗的房间内里。他的长背心湿透了,贴住薄薄的后背,水滴坠落,在地上蜿蜒出一小道水渍,闪着亮。大雨来得突然,没人带伞不算好事,也不算坏事。蒙德在雨里大笑,笑大家运气太差,明明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话没说完,手腕就被亚菲特握住,猛地一扯,开始奔跑。等到两个人站定,面前已经是亚菲特最近的住处。

蒙德有些恍惚,他掉入某种迷境,听了几分钟卫生间琐细的翻找声,他开口:不用麻烦,我不用新的也可以。



蒙德喝酒很疯,亚菲特从不多饮。喝到兴起,总有喝彩,怂恿加上不清醒地癫...

史湘云只听宝钗讲道:那你走吧,我不多送你。

湘云心下一惊,她虽一向看不惯林的性子,可想到这许多年,宝姐姐与林也算相互扶持过来,难道要在这关紧时候一拍两散,实在不值当。

她咬了咬牙,准备推开门闯进去,只当今天撞了坏运,为她们两个做一做和事佬罢了,却正好碰见林黛玉走出来。她又瘦了,衣裳裹在身上,像团青烟,她竟没有哭,一反寻常的愁态,眉眼含笑,双颊飞着红云,春风般与湘云擦了个肩膀,还朝湘云微微颔首。

湘云摸不着头脑,云里雾里地走进宝钗房间,直觉有事发生,又猜不到究竟是怎么了,脚下一阵虚浮。

宝钗站在窗边,正看着黛玉走远。

黛玉被仆人送了出去,外面还是有几丝凉风的,向来是吹着她了,她......

万岁

随便写写


有个绳结一直绑在罗宏明胸口里,绕着缠着,像绑螃蟹一样紧紧勒着他的心脏。好在他这颗暗红色的器官一向强劲,渐渐撑松了这束缚。


都说饱暖思淫欲,他吃饱了却总会心底弥漫起一股隐秘而沉静的哀伤。他煞有介事地和朋友谈过这件事,此朋友在他的人生中兼职同事,听完他的严肃描述,眉毛都没抬一下,依旧勤勤恳恳地敲着键盘:还有这事,仔细讲讲。


罗宏明识相住嘴,后仰着陷回沙发,想不到他还是会想起这件事,他一直以为自己忘了。马有失足,狗也有失足,大学生总要摔成社畜,而他罗宏明,自小铁骨铮铮洁身自好,却在踏入三十岁的时候跟最好的哥们将睡未睡。


罗...

功课

都市传说

大量的他人提及

齐唐兄弟


阿jo十六岁,上高中,同哥哥齐生住。


齐生三十出头,好性格,做事勤快,人也精神,对小弟也没有架子,整日除去工作也要忙前忙后,操劳阿jo的功课。


阿jo与他志向不同,不爱艺术,每天都把草稿纸变得满页公式,要齐生看得头痛,干脆撒手不管,驱逐小弟一手端果盘、一手拿试题卷,登进电梯,上楼找阿蒲去,他自己留在家,做大扫除。


阿蒲是齐生的大学同学,同校不同系,面目清淡宁静,整日眼眯着,一副永远睡不成的样子。二十四岁以前是老家人人称赞的优等生,二十四岁后为房贷车款跳进人流里,汗水沾湿了西装与衬衫,两层布料黏在一起,显得他更瘦,像被削过的树,抛去...

节日快乐,希望我们都能获得力量。

无名

梦中的婚礼(?)

很不严谨,很冲动,很恋爱脑


江湖皆知,周掌门平生有两件大事,

  

第一件是承接师父的衣钵,出任峨嵋派掌门人。第二件则是履行儿时婚约,与武当张无忌结为夫妻。

  

但日子久了,掌门是堂堂正正地当了,成婚之事却众说纷纭,有人说张教主并不满意这桩婚事,拜堂当天离弃周掌门而去,也有人说是周掌门无心风月,突然翻脸不认,气得张教主夺门而出。也有人说,大婚那日,来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她横插一脚,搅乱了这上好的姻缘。说什么的都有,敢亲自去问的却不多。

除了周掌门的爱徒。

  

周掌门最心爱的徒儿是路边捡来的孤女。一日,周掌门携门中三两弟子下山办事,途径山脚,...

梁山伯说他从此不敢看观音,可马文才每每走进寺院庙宇,总在浑噩中望那或塑金身或漆彩釉的观音罗汉,望着望着,便望见裂痕,从一丝到一缕,再到层层剥落。里面有一位合着眼的妙龄娘子,她身着罗裳,面上则粉黛俱施。鬓发高挽,钗珠华然。又一声细响,人皮竟也褪去,琳琅堕地,彩衣作尘,一位素面的书生立在了马文才眼前,她素面洁净,眉眼十分坚毅。再蜕,再裂,再剥开,马文才发了疯癫,他看见那扔掉凤冠的新娘子割断了头发,赤足而立,正睁着眼睛。一滴泪落下,她一扬衣袖,变作一只黑翅的蝴蝶。


天色

 突然上头的产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涉及金主包养,有炮灰第三人提及


下个月就跳楼。白敬亭恶狠狠地想。狗屁娱乐圈。


赶上横店下雪,女演员的睫毛像某种细叶植物的绒毛,细长浓密,能接住霜花。导演这时喊卡,止住她的一滴泪。白敬亭正在出神,他想起往事,失魂地应酬,答谢,恭维,打趣,如传真机往外吐纸,平白干涩。再回神,人已四散。他兀自合起伞,一撩青白色的袍摆,低头钻进胖厚的保姆车。


他演一个性情平庸的男人,与女主没有契合的精神,灵魂空泛,早晨喝豆浆吃油条,装模做样地看报,瞟过时兴的广告细框就算看罢,只顾爱慕,倾诉,本不应该为眨...

我要看一百零一集女同版红楼梦,第一章是小唯下凡,问女娲遗留的一丝魂魄,何为情何为爱。女娲娘娘说,当年救你的不是书生,他只是想要你的皮毛,书生有一个姐姐,是个好人,她说,布衣也可以暖身子,何必要伤了小狐狸,她会托生在北边的富贵人家,姓李。小狐狸说,我要去寻她,然后窝成一团狐形灵石,被塞进货娘的祸匣里。货娘路过一清贵人家,恰逢这家夫人生产,不知道怎的,货娘突然出现在里屋,把灵石塞进夫人手里,孩子就生出来了,是个女孩,不哭,睁开了眼睛,咕噜噜转。货娘说,叫小唯吧,唯一活在今世,今世只当唯一。

今年是我们失散的第六年,城里被炸塌的那座书楼建起来了,漆成了墨绿色,有许多孩子来来去去,他们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或者灰色的裤子,像钢筋里流动的血液。天气从来没有这么好,我从窗中往外望,看到满山的灿烂夕阳,绒绒的草像毯一样被风吹出深红色的褶皱。后来我把每一个人都当成你,我对他们好,像对你一样真心。他们回报,就好像你还在,他们伤害我,就当作你的任性。

Q:阿生老师好。高三要毕业啦,情绪却时而热血时而怠懒,找不到目标的无所事事和对前路的迷茫,好苦恼。

与其思考情绪,不如先把手头的卷子写完,倦怠也要做,一鼓作气!!如果思考不出来答案,就暂且放下,去公园逛逛,看看树,看看花。保持心情愉快。

Q:想知道老师有没有什么读了就感到很安心的书,或是电影、电视剧都好。因为快要升大学了感到很慌张。

我大概刷两遍陆花的视频就很安心,我也晓不得为什么。大学一开始是很忙碌,也会有很多陌生和不习惯,最重要的是,你拥有你自己,你一个人也可以处理好很多事,抬起胸膛吧,不要害怕,可以看一看张爱玲,我觉得她的书读起来会让人的心沉沉的,看什么风景都像看黄昏。

Q:秋天来了,请老师看窗外闪闪发光的金黄树叶💗💗💗💗

今天恰好去公园逛了逛,秋天真的很漂亮,是不是

1 / 12

© 山中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