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止的美丽,有时候会像一次动荡

天色

 突然上头的产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涉及金主包养,有炮灰第三人提及


下个月就跳楼。白敬亭恶狠狠地想。狗屁娱乐圈。


赶上横店下雪,女演员的睫毛像某种细叶植物的绒毛,细长浓密,能接住霜花。导演这时喊卡,止住她的一滴泪。白敬亭正在出神,他想起往事,失魂地应酬,答谢,恭维,打趣,如传真机往外吐纸,平白干涩。再回神,人已四散。他兀自合起伞,一撩青白色的袍摆,低头钻进胖厚的保姆车。


他演一个性情平庸的男人,与女主没有契合的精神,灵魂空泛,早晨喝豆浆吃油条,装模做样地看报,瞟过时兴的广告细框就算看罢,只顾爱慕,倾诉,本不应该为眨...

早起刷牙,咬破的嘴唇又被蹭开口子,白沫子混入红沫。这是旧年的最后一天,我从前不那么在乎,是因为感受不到新旧的更替。如今在乎了,也是因为意识到生活不会像游戏一样,不会随着咣当一声、看见升级的金色标识砸在眼前,然后感受金币和宝物乱蹦着涌入腰包。明天像洗澡水一样涌入我家的地板,让我感觉到疲倦而狼藉。但还好它依旧是来了,供以我继续弯腰打扫清理。尽管我曾希望它是蓝色的海,希望它能波涛汹涌地,席卷一切旧的冗余。

没什么好总结的,定一个小目标吧。

2022,要写完整的故事。

小品

孙天宇的脑袋从来没有这么疼。疼得他意识模糊,像是在冰凉的瓷砖上滚过,又重重地砸下一个台阶。他迷瞪着爬起身,快坐正时,手被一个坚硬的环猛地一扯。


亮晶晶的金属。手铐。他想起昨晚的事。


他,孙天宇,一个走投无路的饿肚子小青年,因为一扇没关好的门,动了邪念,刚踩进漆黑的客厅,就被矮他半头的身影揪着领子按在了鞋柜上,还没等他反应,两双手就被反抓在背后。

咔嚓,拷上了,心凉了。怎么还有人在小区里钓鱼执法啊。


说来也是倒霉,孙天宇从小也不是坏孩子,他脑子活泛嘴又甜,虽然爱说爱笑的,但一点也不讨人厌。但不是说人这辈子你不讨人厌,日子就一定能过好。本地也...

我要看一百零一集女同版红楼梦,第一章是小唯下凡,问女娲遗留的一丝魂魄,何为情何为爱。女娲娘娘说,当年救你的不是书生,他只是想要你的皮毛,书生有一个姐姐,是个好人,她说,布衣也可以暖身子,何必要伤了小狐狸,她会托生在北边的富贵人家,姓李。小狐狸说,我要去寻她,然后窝成一团狐形灵石,被塞进货娘的祸匣里。货娘路过一清贵人家,恰逢这家夫人生产,不知道怎的,货娘突然出现在里屋,把灵石塞进夫人手里,孩子就生出来了,是个女孩,不哭,睁开了眼睛,咕噜噜转。货娘说,叫小唯吧,唯一活在今世,今世只当唯一。

今年是我们失散的第六年,城里被炸塌的那座书楼建起来了,漆成了墨绿色,有许多孩子来来去去,他们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或者灰色的裤子,像钢筋里流动的血液。天气从来没有这么好,我从窗中往外望,看到满山的灿烂夕阳,绒绒的草像毯一样被风吹出深红色的褶皱。后来我把每一个人都当成你,我对他们好,像对你一样真心。他们回报,就好像你还在,他们伤害我,就当作你的任性。

Q:阿生老师好。高三要毕业啦,情绪却时而热血时而怠懒,找不到目标的无所事事和对前路的迷茫,好苦恼。

与其思考情绪,不如先把手头的卷子写完,倦怠也要做,一鼓作气!!如果思考不出来答案,就暂且放下,去公园逛逛,看看树,看看花。保持心情愉快。

Q:想知道老师有没有什么读了就感到很安心的书,或是电影、电视剧都好。因为快要升大学了感到很慌张。

我大概刷两遍陆花的视频就很安心,我也晓不得为什么。大学一开始是很忙碌,也会有很多陌生和不习惯,最重要的是,你拥有你自己,你一个人也可以处理好很多事,抬起胸膛吧,不要害怕,可以看一看张爱玲,我觉得她的书读起来会让人的心沉沉的,看什么风景都像看黄昏。

Q:秋天来了,请老师看窗外闪闪发光的金黄树叶💗💗💗💗

今天恰好去公园逛了逛,秋天真的很漂亮,是不是

他突然发现他生命的前二十七年都混沌得像是古神话里、天地未开之前的鸡卵,一个柔和又朦胧的子宫,他踏入院落,一抬眼看到窗沿花盆里青色的植物,还有墨绿色的、啤酒瓶底一样的玻璃。他回归稚嫩,找回新鲜,手里的各式行李都是前生的脏腑,还珍爱的口味和未曾丢失的生活习惯都是老天爷对于生命轮回的馈赠。他穿着牛仔裤和格子衫,外面罩了一件灰色的棉开衫外套,他想,他再一次出生了,一出生就二十七岁。天晴,一切陈旧都变得明亮,一切崭新都像是刀锋。

1 / 18

© 山中阿生 | Powered by LOFTER